【ALL叶】暗潮【五】

“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谁。你害怕去爱,害怕失去她们,害怕依赖她们。爱情使人脆弱。或许,这就是你受人青睐的原因:因为你对人没有任何期望,因为你他们无动于衷。你向来慷慨大方,帮助过许多人,也不求留名,你以此换取自由。你不想被人干扰。”*(1)



叶修这边和整个兴欣疯狂爆肝加班了好几天,当他们把手头上的事捋干净的时候,已经是第四天的晚上八点多了。

“前辈不回去吗?”乔一帆收拾好文件,又问了一句。

叶修整个人都陷进椅子里,惫懒地点了根烟,“你们走吧,我先抽根烟。”

这几天兴欣全员几乎是在修仙似得加班加点。乔一帆自己四天总共就睡了十个小时。但他知道叶修才是整个兴欣最疲惫的人。每一桩案子都是这位前辈亲自过手带着他们处理。他几乎就没看见叶修休息过。

乔一帆倒是很想让他休息一下,但是他又说不出口。他很希望自己有足以让前辈放心的能力,但是他没有。准确地说,在兴欣这个刚刚起步的小公司里,除了苏沐橙前辈,其他人都不能替他分担一些责任。

要变得更优秀才行。乔一帆默默地告诉自己。

乔一帆穿上外套,走之前他又向里看了一眼。叶修刚刚叫他把灯熄了,此刻办公室里已经是一片漆黑,窗外的城市却才开始夜晚的狂欢。绚丽迷朦的广告灯光从远处高楼上漏进了巨大的玻璃窗,把办公室里的物件描画出黑黝黝的剪影,像是无言潜伏在暗林之中的怪兽。

但是在这样杂乱无章的黑影与光线交错之下,乔一帆还是一眼看见了叶修。他的影子有一大半掩在了靠背椅后面,刚刚好露出一点侧脸,不是多么立体俊美的弧度,却是一段分外柔和的曲线,会让人突然觉得,他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而他脸边一点忽明忽暗的红色星火在这幅意味诡谲的画中显得,各外地,令人安心。

仿佛是夜里海上远远瞥见的灯塔之光,是旅人在沙漠里梦寐的波光粼粼。

叶修觉得疲惫至极,却又睁着眼睛默默地看着窗外霓虹灯光织成的锦幕。他也分不清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了,只觉得自己已和这无边无际的黑暗融为一体。

他无声地吐出一口烟气,迷朦的灰色烟雾显出一股脱离现实的神秘感。

突然间他的老人机“嗡嗡”的在桌面上震动起来,叶修换了一只手夹烟,接通电话: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叶修问道。

电话那边响起了王杰希一贯平稳冷淡的声线,“叶修,孙哲平和泰和集团的人见面了。”

叶修半眯着眼,波澜不惊,“我知道啊。这么大的事儿我怎么能不知道呢?”

“泰和与嘉世关系很密切,是嘉世长期的合作伙伴,还是兴欣的竞争对手……你们——分手了?”

“这很重要吗?”叶修把烟送到嘴边猛吸了一口,“准确地说,我们没有开始过,没有恋爱关系。所以他现在不管是为了利益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要这样做,我都无所谓。你知道,我也只是带着兴欣找个营生,又不是来当商场交际花的。”

王杰希很冷静地一针见血道,“我认为他是想报复一下你的冷漠。毕竟你对他无动于衷。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情会给我们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不过,像他这样的性质,想要说服他反水,会比较容易。”

叶修笑了起来,“怎么说服他?难不成我去色·诱吗?王杰希你为什么对我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指望?”

“理论上的确可行。”王杰希一本正经地回答道,“之所以希望能争取孙哲平不要加入对手的阵营,实际上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十分钟之前我才收到的消息,我想你应该还没有听过。”

“愿闻其详?”

“黄少天来B市了,还带着几个项目。我看了他的明面上的约见行程安排,他大概也是想要回报一下你当年的冷血无情。”

叶修噎了一下,忍不住感慨了一会儿,“不是吧,他这都回G市三四年了,还没完啊?这么记仇的吗?”

“你当年的行为的确是有些无情。”

叶修说道:“可是说清楚,理干净,不是对大家都好吗?”

王杰希无言了一瞬,他想起了自己年少时看到彼得施塔姆写道:“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谁。你害怕去爱,害怕失去她们,害怕依赖她们。爱情使人脆弱。或许,这就是你受人青睐的原因:因为你对人没有任何期望,因为你他们无动于衷。你向来慷慨大方,帮助过许多人,也不求留名,你以此换取自由。你不想被人干扰。”

那时他不明白,他以为爱情是双方互相供给的关系,怎么会有人对着注定得不到回报的深渊痴狂地付出热情呢?王杰希自认为是一个利益驱动者,同时他也认为世上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王杰希很难以想象,会有人爱别人胜过爱自己。

他们大多是小心翼翼的人。小心翼翼地给出真心,小心翼翼地试探对方的边缘。生怕多给予了一分真心,便要在这场博弈中输的一败涂地。他王杰希不是没有了爱情,而是轻易爱不起。

直到后来他遇见了叶修,是春风一拂,怦然心动。从此心潮涌起复落下,再也没有停歇。

王杰希骨子里带出谨慎精明是去不得了,但他仍然想远望,想靠近,想看他开心,看他意气风发。他想站在离叶修最近的位置,让对方的每一缕神情牵动自己的心跳气息。

王杰希突然就理解了孙哲平和黄少天的不甘和愤慨。明明是一片真心交付,却只换得对方的茫然无措,不以为然。他产生了情敌被血·虐的隐秘快感,但同时也生出了微微的紧张和不安:“叶修会不会也这样对待他呢?”

叶修是个过于纯粹的人。这是他的优点,这样心无旁骛的他在前进道路上无人能挡,无论他带领的是曾经辉煌的嘉世还是如今刚刚起步的兴欣。这也是他的缺点,这样的他往往会忽略一些他认为不太重要的事情,比如说,他人的真心。

叶修说:“我知道你担心什么,但是你不用多想,我们是做生意,谁是朋友谁是伙伴都不重要,和谁谈案子不是谈?”

王杰希道,“难道己方阵营的壮大不是一件好事么?我知道张新杰的律所那边是不会轻易加入纠纷的,韩文清应该也是继续保持明面上的中立。目前我们该争取的是喻文州和周泽楷的加入。B市马上要有一个大案子,微草和兴欣连在一起都吞不下,不如抢先抓住这俩位盟友?”

“那……先约一下周泽楷好了,我想既然喻文州和黄少天从前私交甚笃,争取他的可能性就会小一点吧?”

王杰希立马语气笃定道,“那我和你一起去。”





(1):出自彼得·施塔姆《我们飞》



失踪人口回来了!
这几天三次元忙到原地炸裂OZT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天然標梅小
萼堆红芳
姿凝白

参照芥子园图谱上的样式鬼画了一个扇面
为什么我永远画不出脑内图OZT

【ALL叶】暗潮【四】

#无逻辑狗血,剧情死OOC
#请勿站外转载,尽量不要ky谢谢
#这章走一下剧情【你能有什么剧情?】
#前文戳tag
#走过路过留下评论啊父老乡亲们,救救孩子OZT



张佳乐风风火火地赶回位于市中心三十层的律所。

他夹着公文包,一路走得脚下生风,惹得公共办公区里的小职员们纷纷好奇不已的悄悄偏头打量他。

林敬言正好端着杯子从茶水间里走出来,一看张佳乐这架势,心里就猜了个七八分。立马走上前去和张佳乐并排走向最里头的办公室。

林敬言低声问道:“是——叶修那事儿?”

张佳乐“嗯”了一声,不知怎么的,林敬言竟然觉得自己听出了一股沉重的意味。

不过这时候他也没空琢磨他张佳乐到底是哼的几个意思,他们已经走到门口了。张佳乐把公文包换了一边手,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张新杰一贯清冷的声音:“请进。”

张佳乐和林敬言推门进去,张新杰正从桌上文件抬起头来,看到是他们,张新杰取下了眼睛,

“什么事?”

张佳乐在张新杰对面坐下,顿了一两秒钟,开口道:“苏沐秋,是替叶修死的。”

刚反手关门的林敬言猛然听见这一句,仿佛被人用棒球棍照头闷了一棍,下意识地愣在那里。

张新杰向来冷静自持,但此时他一向波澜不惊的面孔上出现了肉眼可见的震惊,和茫然。

张新杰重新戴上眼镜,镜片反射出一道冷冷的白光,更显得他那稍狭长的眼睛目光锐利直接。

“说清楚。”

张佳乐艰涩的声音里透出一股疲惫:“叶修,在嘉世的时候,得罪了许多人。”

林敬言下意识的反驳了一句,“可是,那些势力不是都被叶修动手清理干净……了吗?”

张佳乐回头看了他一眼,低声说:“可他没有对嘉世动手。”

另外两人一怔。

林敬言马上反应过来了,当场先爆了一句粗口,“嘉世疯了吧?!没有叶修他们能有今天?他们的心是什么长的?!”

张新杰按了下太阳穴,神情是一贯的严肃,但是眉心皱纹直白的表达了他的此时此刻的心情。

有对嘉世的愤怒和不耻,也有对叶修的,更加复杂的心情。

张佳乐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嘉世的江山都是叶修一手缔造的。但是他能力太大,大出了陶轩和嘉世高层的忍受范围,更重要的是,你们也知道,叶修对他们的那些勾当可是从不配合,还在董事会上公然撂了那些人的面子。”

“其实你们应该也都早就有那种感觉了吧?叶修这样的人,嘉世这样的环境,到最后注定是狡兔死,良狗烹”

“只是你们都觉得那可是叶修啊,那可是几乎站在神坛上的男人啊,谁能阴得了他?对吗?”张佳乐叹了一口气,“我们都把他当作神话一样的对手,可嘉世只把他当作可以随时舍弃,肆意诬陷,加害的棋子。”

“所以,”林敬言好半晌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们要对叶修下手,然后苏沐秋……成了替罪羊?”

“细节还不清楚,至少大体上是这样的。”张佳乐道,“我刚收到了消息,就是嘉世最后诋毁叶修使劲给他泼脏水的那个案子,留下来的文件都有鬼。”

张新杰突然出声问:“你发现什么了?”

张佳乐说:“什么都没发现,太完美了,完美的让人怀疑。他们不是说叶修出卖公司机密吗?从人证,到物证,甚至还有摄像头拍下的监控视频,可是把叶修所谓犯罪的全过程都有了着落。”

林敬言冷笑了一声,“准备做得倒是很充分嘛。”

张佳乐“呵”了一声,“不充分怎么扳倒叶修?我估计他们心里其实都是很害怕叶修的。换一个人也不至于他们费心演这样一场大戏。”

“而且不止是这些文件,银行也来了消息,确认了嘉世高层几个隐形账户在那段时间里有大量进出款项。”

张新杰道,“也就是说他们还勾结了外人。”

张佳乐又吁了一口气,“是的。要我说,要光就嘉世这样的,简直不配在外面混,要不是叶修——他们现在能是个什么玩意,他们自己心里面没点逼数么?”

“叶修那家伙,可是把他最宝贵五年时间全都耗在了嘉世上啊。”

室内三人静默了一会儿,各自心事百转千回了几遭。

良久,林敬言打破了沉默:“那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

张新杰说:“该如何,就如何。这是叶修的事。有苏沐秋的事摆在那里,他是不会轻易放手的。”

张佳乐下意识打断道:“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叶修看起来温和,实际上比谁都骄傲。这是他的血债,他会亲自尝还。”张新杰推了推眼镜,居然露出了一丝罕见的笑意。“更何况,叶修才是现在这个场面上最具有危险性的人。要小心的是嘉世才对,他们能有什么应对措施呢对付叶修呢?”

“毕竟,那可是叶修啊。”




叶神永远是叶神!
我爱叶叶!吹叶使我赶到快乐!
虽然限流和我没啥关系……
但是让我看到朋友们的双手好嘛!


【ALL叶】暗潮【三】

#精分青年爆肝填坑
#【前文戳tag哦】
#请大家不要站外转载,然后尽量不要ky吧蟹蟹:)
#红心蓝手,动力我有XD
#今日份王叶,欢迎眼王上线打卡


叶修和王杰希约在了一家茶社见面。

王杰希比约定时间早到十五分钟,这也是他一向的习惯。叶修进门时,他正好端着茶海向一朵青白釉荷花形杯里倒茶。叶修和王杰希见面的场合多半弥漫着资本主义的酸臭味,两个人都是西装上身人五人六的模样。但是今天王杰希难得没穿那么正式,就一件青灰色的薄毛衣,正正好衬得他眉目清秀俊雅,轮廓深邃,好一副俊朗的面相。而他执杯的手指修长有力,骨节流畅,亦是叫人赏心悦目的紧。

王杰希就这样坐在早春朝寒未退,枝桠抽出翠芽的窗前,如同一副墨水微晕的山水画。

叶修脚步未停,径直盘坐到王杰希对面的蒲团上。毫不客气地端起茶杯轻嘬了一口。啧啧称赞道:

“手艺不错嘛,是去年的正山小种么?”

王杰希给自己也斟了半杯茶,暗红色的茶水在冷白的骨瓷杯中晃动,恰到好处地为这雪一样冷似的茶具添了些许暖意,像一抹明艳的胭脂化开了长白山顶的雪。

也让人心底生长出一些不该动的情愫。

王杰希三指执杯,将茶杯递至唇边,却不喝,只闻那氤氲迷人的湿香。

他抬眼看向叶修,语气是万年不变的冷淡,“叫我来,什么事?”

叶修在手里把玩那精致的花骨朵杯,他的手格外好看,手指白皙又修长,形状优美流畅,真叫人找不出什么更好的词来形容。王杰希盯着他的灵活翻飞的手指,一时间视线胶着在上面,差点儿没回过神来。

“我叫你来还能有什么?”叶修一对下垂眼眼角弯弯,笑意狡黠,“大眼儿,帮我个忙呗,保证对你有利无害。”

王杰希顿了几秒钟,然后试探道,“你……要对嘉世?”

叶修笑着摇摇头,放下茶杯,“你懂我啊杰希。只不过,我不是针对嘉世,而是,陶轩。”

“你要我做什么?”

“让他分身乏术……只有兴欣的话,很难做到。”

“玩火了陶轩,你确定有利无害?”

叶修笑意未收,眼里却骤然生出一股冷意,“他不会有那个机会了。”

王杰希看了叶修半晌,叶修也很坦荡荡地回视。

“你是不是因为……苏沐秋,你是要查当年的事情?你要为他报仇么?”王杰希若有所思,“难道……兴欣也是你为了这个计划才建立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提起了一个原本应该被尘封许久名字,叶修罕见地沉默了一会儿。

“不,不是报仇。”叶修轻声道,“我只想为苏沐秋讨回一个公道。这也是为了,给沐橙一个交代。她这么多年,一直相信他哥哥是无辜的,但我却没法子给她一个事实真相。”

“更重要的是,”叶修直直地看向王杰希,“兴欣,绝不是因为我的计划而建立的。”

王杰希很少看见叶修这样一副眼神坚毅的模样。大部分时候他看见的叶修都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惫懒气息的散漫模样,仿佛对世事万物都温柔随和,又好像对一切都冷漠且无动于衷。

而现在叶修身上的散漫气息一扫而空,那双常年若弥漫着雾气的纯黑瞳孔变得澄澈干净,他的眼睛这样看着别人,眉梢微微上扬,坚定又认真。

王杰希知道,这是叶修斗志昂扬的样子,像是施施然刚睡醒的猎食者,优雅低调的显露出自己真正危险的爪牙。他看着你就像看着全世界,仿佛干净热血的少年邀请你加入他去探索这个巨大的未知的危险天地。

怎么会拒绝他呢?怎么舍得拒绝他呢?这样的意气风发?

王杰希在叶修的眼睛看见了他自己的倒影,也是一色儿的黑白分明,澄澈动人。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

“我帮你。”




TBC




感觉自己文风突变???
今天的我,依旧是没有存稿的咸鱼:)
感觉自己超辣鸡的……
你们是不是就只是,礼节性的赞一下……😂😂😂😂😂
希望有评论【小声】
大家晚安

【ALL叶】暗潮【二】

#cpALL叶,lo主偏好心脏组叶XD
#放飞自我,心血来潮突然开文
#逻辑没有,设定狗血,ntr注意,苏叶叶没有底线
#ooc与我同在:)
#请勿在站外转载,大家尽量不要ky蟹蟹
#前文请戳tag
#祝大家食用愉快


孙哲平脸色阴沉的可怕,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尊大佬已经在失控的边缘,但叶修偏偏要在他心里再补上一刀。

“说真的,我之所以答应和你维持这段关系,就是以为你是一个明白人,至少不至于做出些没分寸的事。”叶修按下电梯按钮,回头对他微微一笑,眼神里却没有半分笑意,“你也知道,干我们这一行的,最怕不明白的人。”

孙哲平强忍住心中难以言喻的暴虐和不可描述的冲动,故作轻松地放开叶修,引开话题,“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非要做出个兴欣?难道那些人会不去招徕你这种水平的技术员?”

叶修笑了笑,“你不觉得我是永远没法和自己的老板处好关系吗?为了免得重蹈覆辙,我不如单干呢。”

孙哲平道:“你完全没考虑过到我这边来?待遇你随意开。”看到叶修有点惊讶地挑起一边眉毛,他又暧昧地补充了一句,“当然,也绝不会出现和老板关系不和的情况。”l

叶修像是听了一个笑话似的,拼命忍住笑跨进电梯,但肩膀却不停抖动,“不合适吧大孙?办公室恋情容易引发各种问题唷。”

叶修又一次在他面前故意避重就轻,他恨不得直接用嘴狠狠堵住那永远说不出什么好话的薄唇,把叶修欺负到眼泪直流,只能发出小动物一样的唔咽声。这时候他才能短暂的欺骗自己他们是两情相悦的。

但是他们不是。按照叶修的说法,也永远不会是。

到了叶修家里,孙哲平几乎是饿疯了似的把人按在沙发上亲,把叶修没什么血色的唇吻成了艳丽的玫瑰红,在客厅暖黄的灯光下泛着温润的水光,让人心里痒痒的,不可避免的,就起了一些不可描述的心思。

孙哲平的手不受控制的探进叶修衬衫下摆,在他本来就偏白的肌肤上留下捏痕。当他想进一步有所动作时,叶修忽然坐起来,伸手按住了他。

“大孙别玩了,我今天晚上有正事。”

孙哲平眼睛里几乎要冒出火来,“都特么到这一步了,你叫我停下来?!”

“我记得我当初就和你约定过,”叶修很冷淡道,“约·炮咱得提前一天。可你今天来我家,并没有提前通知我吧?”

“难道你就这样要我回去?”

“不然呢?”叶修歪过脑袋,神色显得特别无辜,“吃个鸡再走?”

顿时那些旖旎的气氛一扫而空。

我·操!孙哲平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句,他还没有沦落到连自尊都都不要的地步,又不好撂下什么狠话。只好愤然从叶修身上爬起来,“砰”地一声砸门出去了。

叶修没什么表情,慢慢地从沙发坐起来,整理衣服。他当初之所以答应孙哲平,就是觉得孙哲平是个明白人,不会和个小孩似的黏糊人分不清轻重。没想到,事实还是让他失望。

他知道孙哲平的背景,孙家的独子,十八岁就去了军·区。祖上红三代官二代,所以孙哲平还不到就到了副团级别,更重要的是,他和那些混个名头的官二代不同。孙哲平是自愿去了最偏远最危险的一处边境,在硝烟炮火中切切实实地滚打了十年。因为后来负了伤,才从前线退下来。现在在军区手握实权,大院里年轻一辈就数他最有出息。

但是孙哲平不知道他的背景,或者说,真正的背景。

叶修和孙哲平好歹也在一张床上滚了几十遍了。对孙哲平的性子还是了解的。这个男人有实战中磨练出的近乎狼一般的直觉。一旦他发觉叶修的身份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势必会追查到底。那必然又会给叶修、给兴欣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叶修用力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停止对这一类无关事物的思考。白天里在兴欣高强度的连续工作使他的束丛神经酸胀不已。他感到如潮水般的盘旋疲惫,只想倒进软绵绵的床塌上堕入黑甜乡。但是他不能。

现在的兴欣,还不到他能安心放手的地步。

叶修打开笔记本电脑,他的老人机恰好响了起来,屏幕上闪烁着一片漂亮的按键光。是陈果。

叶修盯着屏幕接了电话,“老板娘?”

电话里传来了陈果的声音,“叶修,罗辑说,刚刚计算的结果出来了。”

“哦?”

“你说对了,这一次市场上的资金流动,的确被人用散家做了手脚。”

“幕后查出来了?”叶修不错眼的飞快操作着,同时分心听老板娘的回答。

“还没有。”陈果遗憾道,“罗辑和安文逸正在追查。”

“无所谓啦。”叶修笑了一声,“还用查吗?咱们在B市,可不就那么几个老朋友嘛。”

叶修说完这句话,同时手底下鼠标键盘一阵哔哩啪啦作响,切进了一个QQ聊天界面。

“王杰希你刚回B市,不出来坐一坐?”

TBC

其实真正炒鸡想睡觉的人是我🌚
好了我的大脑的CPU已经全烧掉了,碎觉去了
希望明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热度和评论埋掉了【小声】
顺便问一问有人可以告诉我怎么开外链吗?
是的没错我要开车XD
大家晚安啊,本咸鱼翻身去了:)

【ALL叶】暗潮【一】

#cpALL叶,lo主偏好心脏组叶XD

#放飞自我,心血来潮突然开文

#逻辑没有,设定狗血,ntr注意,苏叶叶没有底线

#ooc与我同在:)

#请勿在站外转载,大家尽量不要ky蟹蟹

#第一天少量更文试水

#祝大家食用愉快



这几天B市倒春寒,阴惨惨的灰青色云层像块厚棺材板似得低低压在城市上空,寒风里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沙土味儿,在层层高楼之间幽灵般的盘旋呼啸。

叶修从写字楼里走出来,正好结结实实地被冷风兜了个满头。这时候他下意识地想起了黄少天以前送他的一条围巾。老实说,那更像是一条毛巾。很丑,但是,看起来很暖和,就像黄少天一样,是那一种小太阳一样的温暖。

但是他已经和黄少天分手了。所以他告诫自己不能再次想起这个被他刻意淡忘的人。叶修把风衣的领子拉高了一点,勉强挡着了寒流的侵袭。他朝地铁入口走过去,冷不防身后传来了一串鸣笛声。

叶修被惊了一下,回头看见是他们兴欣刚挖来的技术员方锐。方锐笑嘻嘻地坐在白色保时捷里头,朝叶修探出脑袋:“怎么了叶哥?要不要我送送你?”

    到底是顶着凛冽的寒风走到地铁口再挤晚高峰的地铁一号线还是乘坐舒适的保时捷,叶修花了两秒钟思考这个问题然后果断答应了这个邀请。

方锐把他送到了单元楼下,然后伸手出来特别热情的呼喊娘子为夫先去也,叶修也很哥两好地配合他地来了个飞吻,两个人都笑到嘻嘻哈哈东倒西歪。

叶修刚进单元楼,还没来得及按下电梯按钮,背后突然覆上了一具熟悉的温热躯体。来人一手按住了叶修的手,熟悉到不能更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简直像轰然炸开:

“他是谁?”

叶修顿了一下,很淡定地抽出手,转身靠在电梯门上,打了个招呼。

“好久不见啊老孙。”

叶修熟练地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上,似笑非笑地朝孙哲平吐出一串烟雾。孙哲平自己也抽烟,当然也不会觉得这味道有多呛人,但他不喜欢看叶修抽烟,哪怕他们现在离得这样近,当叶修点上烟时,烟雾缭绕在他脸边,他就会越发看不清叶修的表情,像是他们隔着十万八千里的距离。

孙哲平不喜欢这种感觉,当然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叶修是他,是任何人都抓不住的人。


叶修表面上看起来很随性温和,其实骨子里比谁都冷。他一但下定决心去做什么,谁都不能把他扳回头。

就像黄少天和他分手之后在酒吧喝酒喝到胃穿孔被送进了医院,黄少天的朋友打电话告诉他,他只是很平淡地答了声知道了,只字不提看望二字。


其实叶修实际上是去看了的,他真的只是站在门口隔着玻璃看了一眼,就走了。


黄少天拔掉点滴追到走廊里,抓着他的手几乎要他给他跪下了。叶修只是一点一点地,抽出自己的手,说:“黄少天,别做得这么难看。”


孙哲平那个时候正好在叶修边上,虽然他一直不待见黄少天,但是当他看到黄少天听到叶修的话之后,脸色几乎变得惨白时,他承认,他的确感到了胆战心惊。


孙哲平有点不耐烦地想抽掉叶修嘴里的烟,却被他偏头躲过。孙哲平也不生气,干脆顺手摸上叶修白皙的脖颈,暧昧地在上面摩挲着,语气愈发低沉危险。


“那个人到底是谁?我不在你就这么空虚么?嗯?连这种小白脸都看得上眼?”


叶修“哈”地一声笑了出来,平日里温润柔和的下垂眼睁了老大,眉梢上挑,很是一副欠揍模样,但又该死的分外性感。


“和你有关系吗,孙哲平?”他懒洋洋地靠在电梯门框上,显得没骨头似得慵懒。“你可别让咱俩这炮·友关系都不成。”

—to be continued

【请用热度和评论砸死这条咸鱼好吗XD】

【楚楚谡谡,孤意在眉,深情在睫】
【一往情深,摇飏无主】
————————————————————————啊啊啊啊我到底在干什么???!!!
【永远画不出脑内图OZT】
【咸鱼式反复光速去世】
【内心很是绝望】

【第五斩】
【简陋的拿不出来诶】
【咸鱼式混更】